罗伯特-卡普兰:美国将渐“适应”中国海权发展

A:是的,我觉得美国可以扮演南海斡旋者的角色,因为美国是唯一的太平洋霸权并且对南海没有领土野心。即使美国是太平洋霸权,但是我们自己的国家却远离西半球,因此其他太平洋力量不会感到太受威胁。

Q:第一岛链是一条针对中国的海上长城,中国海军走出第一岛链是否令美国感到难以接受?

A:我不认为美国有任何选择。如果中国海军有能力进行长途航行,换句话说,如果中国能派遣航母战斗群突破第一岛链并在国际海域中进行演习的话,美国不会设法去阻止。但是与此同时,中国也最终无法防止美国海军驶入靠近亚洲大陆的国际公海。

Q:美中之间有折中选择吗?你曾提到一个加勒特计划,即加强美国在大洋州的海空军事存在。

A:加勒特计划很有意思,这项计划由美国退役海军上校帕特·加勒特设计,它很重要也很实用,因为它引进了大洋洲的战略意义。今后,中国海军会扩张而美国海军也许会相对减小一些,在未来的几年或几十年中,美国在日本、韩国、菲律宾的大量驻军也许会成为一个问题。但是美国的一个有利条件是在西太平洋中部拥有岛屿,如关岛、马里亚纳群岛等。关岛离朝鲜只有四个小时的飞行,离台湾只有两天的航行距离,但又在中美易发生冲突的海域之外。因此美国可以将基地和军事力量转移并且加大利用大洋洲的有利条件,这样美国既显得不那么具有挑衅性又减少对他国的依赖。

加强在大洋洲的海空军事存在将会是一个折中选择,是一种全力阻止中国崛起与允许中国海军监管第一岛链之间的折中选择。

Q:你去年曾撰文指出,“印度洋将成为21世纪全球性争夺的中心舞台”“中国在采取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两个海洋战略”。那么,在美国不允许中国成为太平洋大国的情况下,会允许中国迈向印度洋?

A:我认为印度洋将取代太平洋和大西洋成为21世纪的全球权力中心。美国海军、印度海军以及中国海军将会竞相采取行动,但是美国和中国在印度洋上有很好的合作机会。因为这两个国家都需要商业产品和能源运输的安全和自由的海上通道,同时也都想打击海盗。中国会在印度洋方向选定出海口,中国的期望也不仅仅只是海事存在。

Q:奥巴马曾说他要当一名太平洋总统,是否可以理解为:太平洋是奥巴马的战略方向,围堵中国是其战略重心。美国能否接受,或者说在多大程度上能接受中国从一个“大陆势力”成长为一个“海洋国家”?

A:奥巴马政府会将更多精力放在太平洋上,并且慢慢从中东撤出。美军将在伊拉克的兵力减少到了5万,我认为阿富汗战争不会持续太久,因此太平洋将是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方向。因为太平洋作为一个全球经济中心,也是全球竞争的舞台。

至于能否接受中国的转变,我们首先要看中国为什么成为一个“海洋国家”,在古代,中国的陆地边界争端不断,因此中国没有能力和精力去发展成为海洋国家。到了明朝初期,这个状况开始发生了转变,而如今中国已经确保了陆地边界的安全和稳定。正因为中国的大陆势力得到了保障和认可,所以中国才会将战略转移到海上,并成长为一个“海洋国家”。

A:是的,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要想让所有的人都过上小康生活,中国有着相当大的能源需求。因此中国除了与周边亚洲国家建立关系之外,还会考虑相对与较远的国家如一些非洲国家的利益关系。中国需要海权,以保障在这些国家之间进口能源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海上航线。这没有什么看似不合法的,而且中国需要海权发展很合乎常理。

Q:如果说崛起的中国必然要发展海权,那么你认为中美的冲撞是必然的?还是可能合作?

A: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对中国感到恐慌,但是同时我们与中国之间会有很多海洋竞争。美国是一个超级大国,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美国在维持它的“蓝水海军”,从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看来,中国将在未来的几十年拥有真正的“蓝水海军”,某种程度的紧张和事故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有可能是一种微妙的海洋冷战。但这并不意味着,两个国家不能建立一种和平的建设性关系,和平相处符合两国的利益。这不同于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美国从来没有把中国看作敌人,而是战略竞争者。

海上竞争将会成为21世纪中美之间重要的双边关系。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关系。希望这种海上竞争会在积极的方面促进中美关系。

Q:从实力上而言,包括你在内的许多美国专家都看得很清楚:“中国在军事上挑战美国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从意愿上讲,中国也不愿意挑战美国。可是为什么美国还是认为中国是威胁。还是说美国认为必须防止中国发展成为威胁?

A:我不认为美国试图阻止中国发展成为威胁,美国是想让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身上的责任将会越重。到了21世纪中叶,中国很有可能成为蓝水海上力量并且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建立海军存在。美国希望中国能在这个全球海事中心保持一种有帮助并且负责任的态度。美国将努力维持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上的力量平衡,这意味着美国要巩固加强与盟国之间的合作,如日本、韩国、印度和其他盟国。美国不把中国看成一种威胁,而是作为一个挑战。

A:在我们这个时代,海事力量已经不单单被用在战争中,而是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抗击海盗以及在紧急情况下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我会建议在将来中国海军将领不要忽视对人道主义的关怀和对环境灾难的援助。当中国发展海权并成为海洋国家时,应该多想想它能为世界做出的贡献和提供的援助,海军的意义不在于他们的仗打得多好,而更在于如何被用于在人道援助和反海盗等非战争行动。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